快捷搜索:

最新资讯

虎牢关之上,已经挂起了刘和的赵字大旗

虎牢关之上,已经挂起了刘和的赵字大旗

战马被于毒一拍,很是不情愿的别来了脑袋,还不满的打了几个喷嚏,咚咚!的跺了几脚,还激了点尘土,弄了于毒一脸,好似在报复一般,于毒又是无语的邪邪一笑,反正已经满脸是...

跟随这张全杀了过去,这也是张全带着的所有骑

跟随这张全杀了过去,这也是张全带着的所有骑

所以后面的张全,看到那飞燕精骑杀了过来,就好似策马狂奔过来,什么都没做,但是自己麾下的曹军将士确实一排一排的倒下,而自己的兵阵也随之被豁开,飞燕精骑径直的冲了过来...

摆开了阵型,司马懿给并州兵训练的阵法

摆开了阵型,司马懿给并州兵训练的阵法

诺!张燕拱手道。 司马懿眼珠子一转,立即说道:主公,我军拿下虎牢关极快,那钟繇定然还有援军在路上,张燕将军,你不如半道伏击钟繇援兵,进而在攻打洛阳! 张燕立即说道:...

一名士兵飞快的跑进刘和的王帐

一名士兵飞快的跑进刘和的王帐

张白骑放下手中的书,看到文士面色一紧,点点头,道:哦!先生!看来这张白骑倒是跟那领路人不一样,对这个文士倒是还有些尊敬之意,赶紧说道:先生快坐! 文士坐了下来,笑道...

只是外面套着一个黄袍子当做自己是黄巾军的象

只是外面套着一个黄袍子当做自己是黄巾军的象

黄巾军,别看已经落寞了,但是依旧是有着不少的暗藏实力,出了那些假冒着黄巾军名义招摇撞骗,烧杀抢掠的,在张燕投靠了刘家之后,正牌的黄巾,也就剩下这白波一支了。 而张白...